<kbd id='sXQwEDQsIC'></kbd><address id='sXQwEDQsIC'><style id='sXQwEDQsIC'></style></address><button id='sXQwEDQsIC'></button>

              <kbd id='sXQwEDQsIC'></kbd><address id='sXQwEDQsIC'><style id='sXQwEDQsIC'></style></address><button id='sXQwEDQsIC'></button>

                      <kbd id='sXQwEDQsIC'></kbd><address id='sXQwEDQsIC'><style id='sXQwEDQsIC'></style></address><button id='sXQwEDQsIC'></button>

                              <kbd id='sXQwEDQsIC'></kbd><address id='sXQwEDQsIC'><style id='sXQwEDQsIC'></style></address><button id='sXQwEDQsIC'></button>

                                      <kbd id='sXQwEDQsIC'></kbd><address id='sXQwEDQsIC'><style id='sXQwEDQsIC'></style></address><button id='sXQwEDQsIC'></button>

                                              <kbd id='sXQwEDQsIC'></kbd><address id='sXQwEDQsIC'><style id='sXQwEDQsIC'></style></address><button id='sXQwEDQsIC'></button>

                                                      <kbd id='sXQwEDQsIC'></kbd><address id='sXQwEDQsIC'><style id='sXQwEDQsIC'></style></address><button id='sXQwEDQsIC'></button>

                                                              <kbd id='sXQwEDQsIC'></kbd><address id='sXQwEDQsIC'><style id='sXQwEDQsIC'></style></address><button id='sXQwEDQsIC'></button>

                                                                      <kbd id='sXQwEDQsIC'></kbd><address id='sXQwEDQsIC'><style id='sXQwEDQsIC'></style></address><button id='sXQwEDQsIC'></button>

                                                                              <kbd id='sXQwEDQsIC'></kbd><address id='sXQwEDQsIC'><style id='sXQwEDQsIC'></style></address><button id='sXQwEDQsIC'></button>

                                                                                      <kbd id='sXQwEDQsIC'></kbd><address id='sXQwEDQsIC'><style id='sXQwEDQsIC'></style></address><button id='sXQwEDQsIC'></button>

                                                                                              <kbd id='sXQwEDQsIC'></kbd><address id='sXQwEDQsIC'><style id='sXQwEDQsIC'></style></address><button id='sXQwEDQsIC'></button>

                                                                                                      <kbd id='sXQwEDQsIC'></kbd><address id='sXQwEDQsIC'><style id='sXQwEDQsIC'></style></address><button id='sXQwEDQsIC'></button>

                                                                                                              <kbd id='sXQwEDQsIC'></kbd><address id='sXQwEDQsIC'><style id='sXQwEDQsIC'></style></address><button id='sXQwEDQsIC'></button>

                                                                                                                      <kbd id='sXQwEDQsIC'></kbd><address id='sXQwEDQsIC'><style id='sXQwEDQsIC'></style></address><button id='sXQwEDQsIC'></button>

                                                                                                                              <kbd id='sXQwEDQsIC'></kbd><address id='sXQwEDQsIC'><style id='sXQwEDQsIC'></style></address><button id='sXQwEDQsIC'></button>

                                                                                                                                      <kbd id='sXQwEDQsIC'></kbd><address id='sXQwEDQsIC'><style id='sXQwEDQsIC'></style></address><button id='sXQwEDQsIC'></button>

                                                                                                                                              <kbd id='sXQwEDQsIC'></kbd><address id='sXQwEDQsIC'><style id='sXQwEDQsIC'></style></address><button id='sXQwEDQsIC'></button>

                                                                                                                                                      <kbd id='sXQwEDQsIC'></kbd><address id='sXQwEDQsIC'><style id='sXQwEDQsIC'></style></address><button id='sXQwEDQsIC'></button>

                                                                                                                                                              <kbd id='sXQwEDQsIC'></kbd><address id='sXQwEDQsIC'><style id='sXQwEDQsIC'></style></address><button id='sXQwEDQsIC'></button>

                                                                                                                                                                      <kbd id='sXQwEDQsIC'></kbd><address id='sXQwEDQsIC'><style id='sXQwEDQsIC'></style></address><button id='sXQwEDQsIC'></button>

                                                                                                                                                                          香港正版挂牌之全篇

                                                                                                                                                                          2017年11月15日 21:47:28 来源:爱听网

                                                                                                                                                                            建生态补偿机制 或设资源环境税

                                                                                                                                                                            “目前首先应解决各级干部对干旱危害性及长期治理的必要性认识不足的问题,并尽快制定应对旱灾的长期规划,实施相关的治理工程,建立国家层面上的生态补偿机制。”郑晓云认为。

                                                                                                                                                                            如何建立一个应对旱灾的长效机制呢?郑晓云认为,应对极端气候灾害长效机制包括组织机构、制度保障、财物保障、技术保障、环境治理等内容,“我们建议由省政府牵头组织有关部门尽快开展这项工作。各个州市、县(市区)也应该尽快制定各自的方案。”

                                                                                                                                                                            开展生态补偿机制探索,他认为仅仅依靠云南省自己的财力和中央的临时补助,是无法完全解决云南当前和今后长期的生态修复、抗旱和旱灾的后期治理问题的。建议将国家框架下的生态补助机制的建设作为云南生态环境建设的重要财力支柱,由中央政府协调建立国家层面上的生态补偿机制,目前重点要建立生态补偿机制的是珠江和金沙江两条河流流域。或者设立资源环境税,结合主体功能区划分,根据各省区生态环境建设任务和责任,加大中央财政对生态环境建设专项资金的转移支付力度。

                                                                                                                                                                            “云南4年连旱的后果是十分严重的,防止进一步的干旱及干旱修复工作不仅艰巨,而且影响到中国西南的生态安全。云南应当制定《云南干旱治理及修复工程规划》,并探索将其纳入国家规划的途径。”郑晓云建议,可以探索结合2011年国务院分布的《全国主体功能区规划》中“实施国家重点生态功能区保护修复工程,每5年统筹解决若干个国家重点生态功能区民生改善、区域发展和生态保护问题,根据规划和建设项目的实施时序,按年度安排投资数额。优先启动西部地区国家重点生态功能区保护修复工程,将云南干旱治理纳入规划的内容。

                                                                                                                                                                            一家之言

                                                                                                                                                                            停止破坏森林资源

                                                                                                                                                                            “干旱是自然现象,但肯定与人类的行为有关系。”郑晓云认为,干旱的发生是自然因素和人为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

                                                                                                                                                                            郑晓云说:“砍伐森林会导致水汽难以输送、难以形成降水、土地难以蓄水,于是持续干旱。目前,云南除了短期应急使用存储水和获取地下水源之外,还应该立即停止对森林资源的破坏;尽快修复被严重损害的森林生态系统。”

                                                                                                                                                                            担心因干旱致贫

                                                                                                                                                                            郑晓云等专家发现,持续干旱造成灾区水资源的极度缺乏和农业经济的大量损失,已经无法维持当地农民的生存,不少村寨的农民把外出作为解决生存的唯一途径。

                                                                                                                                                                            专家组曾考察的昭通市是劳动力输出大市,青壮年劳动力大部分在外打工,在家的大部分是老人、妇女和孩子,抗旱救灾人力严重不足,又缺乏资金和物资,不能有效组织抗害救灾,为了解决吃水和生存的问题,不少村寨出现举家迁出到城镇打工,甚至是全村迁出打工的现象。

                                                                                                                                                                            郑晓云分析称,云南贫困人口多、贫困程度深,城乡中低收入水平的居民应对灾害的能力较弱。持续干旱,会导致城乡居民生活成本增加,生活质量下降,尤其是对农村居民影响较大,致使中低收入水平的居民中非贫困的居民陷入了贫困,贫困的居民更加贫困。

                                                                                                                                                                            玛雅人被干旱击垮?

                                                                                                                                                                            “很多人认为不下雨就是干旱,下雨了旱情就解除了,这其实是个误区。”郑晓云指出,干旱就像一台大联动机,当一次特大旱灾袭来时,它对自然环境的破坏可能是深层次的、多方位的,它不仅对自然生态环境造成了严重的影响,对社会、经济和日常生活也造成影响。

                                                                                                                                                                            郑晓云说,有媒体曾经报道过一项研究重新定义了“玛雅之死”,研究大胆地提出:曾经辉煌一时的玛雅文明迅速衰落的真正原因是干旱。科学家使用氧的同位素和石膏作为指示气候变化的物质,“读”出了1000年前玛雅时代降雨量的变化。发现只要遇到“世纪干旱”,玛雅文明就会发生一定程度的衰退。玛雅人勉强撑过了前两次干旱危机,但当第三次大旱降临时,玛雅人被彻底击垮了。(统筹 李荣 首席记者 邓建华)

                                                                                                                                                                            怎样让红色“景点”变成“经典”?

                                                                                                                                                                            近年来,我国红色旅游呈现出蓬勃发展局面,对增强全国人民特别是青少年的爱国情感、保护和利用革命历史文化遗产、带动革命老区经济协调发展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但是,一些地处偏僻的红色景点建成后,由于景点单一、游客量少,以致“闭门谢客”甚至被“撂荒”,起不到应有的作用,从而导致财政投入浪费。因此,对于不具备开发条件的红色旅游资源,应防止盲目跟风开发。

                                                                                                                                                                            地处偏僻的红色景点:请慎重开发好吗?

                                                                                                                                                                            由于历史原因,革命遗迹多分布于位置偏僻、交通不便的山区与农村。特别是革命老区,由于地方经济相对薄弱,基础设施投资能力差,道路不通畅,电力供应不足,通讯配套设施落后,旅游宾馆饭店少、档次低。游客进不来,或进来后又由于接待条件制约留不住客人,这种现象在众多红色景区并不鲜见。

                                                                                                                                                                            记者在一些地处县、乡的纪念馆和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看到,由于参观人数较少,这些景点常常关门。记者前不久驱车到华北人民政府旧址和曹火星纪念馆采访时,两处红色景点均大门紧锁。在华北人民政府旧址大门右侧菜地干农活的村民对记者说,这里游客少,经常锁着门。

                                                                                                                                                                            有些红色景点、纪念馆虽然工作日正常开门,但游客相对稀少。位于河北省南部的一个革命纪念馆,2009年开始筹建,2011年12月全部落成,纪念馆总投资1500万元,但由于知名度不高,附近也没有别的旅游景点,只是在假期会有学校组织一些学生前来参观。

                                                                                                                                                                            不少红色景点的讲解收费价格为100至150元。但在明码标价的讲解处,问津者寥寥。记者发现,一般来说,单位和公司的团队游会购买讲解服务,散客没赶上公益讲解时间,很少花钱请讲解员。

                                                                                                                                                                            收入低、人才缺的景点:能把讲解员留下来吗?

                                                                                                                                                                            对游客来说,有些红色景点的讲解难以尽如人意;但是对景区来说,却常常为如何稳定讲解员队伍而发愁。一些红色景点负责人接受采访时说,国家开始提倡红色旅游以来,一批红色景点被盲目开发、跟风上马。2008年国家出台政策实行纪念馆、博物馆陆续免费开放,一些景点本来资金来源就有限,免费开放后大多红色景区除财政拨款外没有收入,就只能向各级财政“伸手要饭吃”。

                                                                                                                                                                            河北省威县一家省级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纪念馆馆长对记者说,纪念馆于2003年建成开放,2009年开始免费开放,目前正式在编人员6名,财政拨付的免费开放资金每年13万元至17万元不等,这些资金能维持纪念馆基本维护费用和人员工资。他说,不仅是小规模的纪念馆吃饭完全靠财政,规模大的红色景区和纪念馆也大多依赖财政投入。

                                                                                                                                                                            一些红色景区负责人告诉记者,讲解员每月的收入在2000多元至3000多元不等。受编制限制,景区也难以根据自身需要灵活配置讲解员。“每月2000多元人家随便到外面打工都比这高得多,我们刚刚培养一两年的主力讲解员,很多都辞职了,每年都有人要走。”一名红色景区负责人说。

                                                                                                                                                                            由于地方太偏远留不住人,有的红色景点讲解员是退休后返聘的,每月工资只有几百元,基本是义务讲解服务。一位纪念馆馆长告诉记者,目前纪念馆及下辖的红色景点讲解员工资主要来自免费开放专项经费、有偿讲解和纪念品销售等。“由于待遇差、保障弱,讲解员都成‘弱势群体’了。”他感叹道。

                                                                                                                                                                            开发红色旅游“经典”:多点互动性好吗?

                                                                                                                                                                            专家指出,自2004年中央号召发展红色旅游以来,红色旅游对构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塑造国人精神家园,有着不可替代的重要性。但近年来,红色旅游面临客源结构变化、低水平重复建设,千篇一律、“千红一面”的现象普遍存在,到哪里都是一种模式,旧照片、旧水壶、旧书包,解说的声调好像是在背课文,缺少创新力。

                                                                                                                                                                            西柏坡纪念馆研究部主任康彦新认为,“红色资源”不是唐僧肉,借此发展红色旅游尽管是一种特色旅游,但也必须符合一般旅游产品的基本特征:有吸引力,可游可赏,产品形态完备,具有旅游接待功能,有市场需求,进入市场的条件齐备。

                                                                                                                                                                            河北经贸大学旅游学院有关专家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发展红色旅游,应以知名度高、群众认可度高、教育意义大的经典景点开发为主。对目前不具备开发条件的红色旅游资源应暂缓开发,暂时保护起来,以免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对于已开发的红色旅游资源,应做好近期、中期、远期规划,在开发及日常管理中要保护好景区及周边的原生态性景观及环境。特别是对分布于农村山区的革命老区,要积极鼓励当地百姓参与红色遗址的保护工作,保持老区人民质朴的精神本色。

                                                                                                                                                                            专家称,发展红色旅游,还应把市场作为配置文化资源的基础,必须站在保护的立场上开发红色文化历史资源,以保护为本,区分不同形态的红色文化历史资源,对物质形态的红色文化历史资源的开发必须慎重行事,克服盲目冒进的思想,对精神形态的红色文化历史资源则应该坚持弘扬优秀文化传统的主导理念,反对从众媚俗的心态和唯利是图的做法。(记者曹国厂)

                                                                                                                                                                            中新社兰州10月8日电 (记者 冯志军)记者8日从敦煌研究院获悉,在刚刚过去的国庆黄金周,世界文化遗产敦煌莫高窟旅游热度不减,年度游客接待量也首次突破100万人次。这是莫高窟自1979年对公众开放以来,年度游客接待总数的历史新高。

                                                                                                                                                                            根据敦煌研究院莫高窟开放管理委员会统计显示,截至10月7日中午,莫高窟2015年游客接待量已突破100万人次,而为实体洞窟“减压”的莫高窟数字展示中心在运行425天后,累计游客接待量亦突破100万人次。

                                                                                                                                                                            记者注意到,在“一带一路”建设的背景下,以莫高窟为代表的丝绸之路旅游热近年来持续升温。尤其进入今年7月旅游旺季以来,“单日游客超过一万人次”火爆场面已成为这处古老的文化遗产的新常态。

                                                                                                                                                                            敦煌研究院称,自7月6日开始至“十一”黄金周结束,莫高窟单日参观游客数量将近持续90天超过了6000人限额。为满足“限额”以外的游客能够短时间内参观莫高窟,该院在确保莫高窟文物安全的前提下,期间多次启动莫高窟超大客流应急参观预案。

                                                                                                                                                                            作为世界上现存规模最大、内容最丰富的佛教艺术圣地,敦煌莫高窟集珍贵性、脆弱性于一身,不仅面临着病害威胁,还面临着大量游客在某一时段内集中参观所带来的威胁。

                                                                                                                                                                            经多年科学论证,敦煌研究院于去年8月推行预约参观制,以解决日益增长的游客量与莫高窟保护之间的矛盾。“数字敦煌+实体洞窟”的新参观模式,使莫高窟单日游客承载量由3000人次提升至6000人次。

                                                                                                                                                                            敦煌研究院通过近一年来对洞窟微环境各项指标和游客量的监测,以及对游客问卷调查统计显示,在总量控制的参观新模式下,莫高窟开放洞窟的微环境指数达标率明显提升,并且每日游客接待总数与时间呈现了较为平稳的线性特性,窟区游客流量峰值由之前的2300人次降至1200人次左右。

                                                                                                                                                                            敦煌研究院认为,参观新模式使得日游客量时段分布不均的现象得到根本改观,窟区的参观游览秩序更加有序,游客参观体验的满意度明显提高,平衡洞窟保护与利用矛盾的效果显著。(完)

                                                                                                                                                                            中新社广州10月8日电 (记者 程景伟)广东省旅游局8日通报,2015年“十一”国庆黄金周期间,受台风“彩虹”影响,广东接待海内外游客总数3491.7万人次、同比减少7.8%,旅游总收入273.1亿元(人民币,下同)、同比减少0.6%。

                                                                                                                                                                            这是广东继2003年“非典”疫情发生以来,国庆假期接待游客人次和旅游收入12年来首次出现下降。其中,期间在广东过夜游客1009.5万人次、同比减少1.6%;一日游游客2482.2万人次、同比减少10.2%。

                                                                                                                                                                            国庆假期深圳市共接待国内外游客509万人次、同比下降8%,实现旅游收入56亿元、下降2.7%。广州市共接待游客1071万余人次,旅游业总收入78亿多元,同比均有所下降。汕头市共接待旅游者216.6万人次、增长9%,旅游收入8.6亿元、增长24%。

                                                                                                                                                                            在黄金周前3天,广东各大景区接待游客同比略有增长,但强台风“彩虹”来袭后,官方紧急叫停海上旅游观光活动,游客量急速下降28%,7天累计游客总量下降了23%。知名景区韶关丹霞山、佛山西樵山、广州白云山等游客量也下降一至五成不等。

                                                                                                                                                                            虽然粤西滨海游受台风重创,但粤东一些滨海景区收客却相当不错,如汕头南澳大桥开通后首个国庆黄金周,南澳岛就迎来了游客翻倍增长,增幅高达125%。此外,广州长隆旅游度假区仍保持近一成增幅,佛山开放式景区南风古灶游客也成倍增长。

                                                                                                                                                                            节日期间,广东官方积极开展旅游市场秩序整治,全省旅游质监执法机构接到投诉66件,投诉发生地主要集中在广州和深圳,占全省投诉量八成。(完)

                                                                                                                                                                            公交制服红袖箍 站牌黑车摄像头

                                                                                                                                                                            877路假公交“十一”死灰复燃

                                                                                                                                                                            10月4日,积水潭地铁站外。几个年轻人站在公交站旁,逢人便招呼:“去长城吗?877路在这里排队上车。”他们手臂上戴着“治安执勤”袖箍,身后一张蓝色提示牌上写着“原919直达快车改877直达长城”。

                                                                                                                                                                            这是积水潭地铁至箭楼下的公交站。不足600米的距离中,时常有身着公交制服或是臂戴红袖箍的“工作人员”拦住乘客,告知877路公交车在他们身后排队上车。而当乘客停下脚步后,“工作人员”便称自己为公交公司员工,877路正班车只在上午发车,此后只有加班车,往返每人收费在100元至150元间。如有乘坐,便会有一辆轿车停靠在公交站旁,接走乘客。其实,乘客最终被拉到距离更近的水关长城,而非八达岭长城。

                                                                                                                                                                            记者多次实地调查发现,所谓公交公司“工作人员”与加班车均为假冒。“工作人员”在公交站外拉客,同伙负责接送乘客。箭楼外的假公交公司工作人员如何行骗?内部中有哪些分工?公交877路加班车从不存在,但因此而生的利益与江湖却从未消失。

                                                                                                                                                                            75元一位 八达岭变水关

                                                                                                                                                                            地铁积水潭车站外,多路公交车始发站设置于此。

                                                                                                                                                                            “十一”长假,小李和朋友来到北京旅游,爬长城自不必少。小李与朋友在鼓楼大街预订了一家快捷酒店,就是因为离德胜门公交车总站很近,方便坐公交车去八达岭。

                                                                                                                                                                            地铁外一块挂在电线杆上的提示牌,指引着小李去乘坐877路直达八达岭长城的方向,在不远处的箭楼北侧。末班车显示为中午12点发车。

                                                                                                                                                                            一行人快步走向箭楼方向,在箭楼西侧的公交站旁,小李遇到了四五个穿着公交制服的“工作人员”,“他们见到我们就喊,去长城吗?877在这排队。”

                                                                                                                                                                            小李停下脚步,将信将疑地问:“是去长城的车吗?”在对方极其肯定之后,小李看清了他制服左臂上的公司名称。

                                                                                                                                                                            “直达快车,75块钱一位,一个小时就到,慢车要三个半小时,票价60多块钱。”“工作人员”开始向小李介绍起快慢车的区别。

                                                                                                                                                                            “我跟我朋友一听,那不行啊,慢车这么慢,我们玩不了多会儿就得回来了,又便宜不了多少,还是坐快车吧。”小李开始讨价还价,“工作人员”拍了拍身上的制服说,“现在末班车走了,只剩加班车了。再说了,哪有跟公交车砍价的啊。”

                                                                                                                                                                            “工作人员”抬手指向马路对面的摄像头对小李说,“我们是八方达公交公司中巴车队的,马路对面的那个摄像头就是调度室的摄像头,他们看到我们这排队的人够了,就派出加班车了。但是,得等十多个人才能一起发车。”

                                                                                                                                                                            “工作人员”话锋一转,告知小李,如果着急可以坐加班的小轿车,“一个人来回150块钱。我们一想,反正也是一个价钱,不如坐小轿车走。”

                                                                                                                                                                            说好的目的地八达岭长城却变成了水关长城,“等了我们一个小时,就把我们又送回到了德胜门,特别让人扫兴。我们相信了穿着公交制服的‘工作人员’,但是感觉却是上当了。”

                                                                                                                                                                            三批团伙多来自昌平延庆

                                                                                                                                                                            上午10时,在公交场站内,几名“工作人员”拦住乘客表示,等正班公交车需要很长时间,公交公司为乘客安排了直达加班车,“车费每人60元,但是因为是小车,不能刷卡。”

                                                                                                                                                                            两名乘客接受了“工作人员”的建议,在站外百米远处,上了一辆灰色轿车。

                                                                                                                                                                            在积水潭地铁至箭楼北侧的公交站,不足600米的距离中,时常见到身着公交制服或是臂戴红袖箍的“工作人员”。而一名知情人表示,这600米中,除了零星几个人自己在这里拉客外,其余是由三批人组成。第一批为地铁积水潭出口外,有穿着北京公交集团制服的黑车司机拉客。“这些人要的价格大约在每人单程50元至60元。”

                                                                                                                                                                            继续向东,途经多个公交车始发站。几名佩戴治安执勤红袖箍的年轻人站在公交站旁,逢人便说:“坐877的在这里排队。”在他们身后,一张蓝色提示牌上写着“原919直达快车改877直达长城”。红袖箍与公交“工作人员”在沿路的几个车站配合,成为第二批行骗者。

                                                                                                                                                                            箭楼东侧与西侧公交站外,距离877路公交车站不足百米,多名穿着八方达客运有限责任公司制服的“工作人员”在此拉客,这是第三批。收费为一个来回,每人150元。

                                                                                                                                                                            一名身穿制服的“工作人员”对记者说:“我们家就在长城边上,你要不着急,我一会儿把你捎过去。”

                                                                                                                                                                            “这些人中,多数都是昌平人和延庆人,他们就是吃着从德胜门去长城的饭。”上述知情人表示,877路直达车刷卡只需要6元钱,全价为12元。“不堵车的情况下,一个多小时就到了。”

                                                                                                                                                                            早6点多开始趴站拉黑活

                                                                                                                                                                            积水潭地铁站出站口,直至箭楼北侧的877路公交车站,沿途常能见到张贴在电线杆或是围墙上的蓝色标识是提醒标识,告诉乘客“原919路直达快车改877路直达长城”。

                                                                                                                                                                            但是每个标识处都有几个人站在那里,或穿着公交制服或戴着治安巡逻的红色袖箍,见到有人经过便问:“是去八达岭的吗?在这里坐877路公交车。”在他们周围常停着一些出租车和私家车。

                                                                                                                                                                            “早上6点钟,就是877路头班车。我每天早上6点半上班,那时候,这些人都已经在这里拉客了。”箭楼北侧公交场站的一名保安说,确实是有正规的877路公交车,但这些人冒充公交公司工作人员揽客。

                                                                                                                                                                            在箭楼西侧,一名身穿公交制服、佩戴名牌的“工作人员”拦下打算前往八达岭长城的乘客。当价格谈好后,他向远处招手,一辆黑色轿车横穿马路停在站台旁。“这是加班车,价格和正班车差不多,但是速度快。”

                                                                                                                                                                          责编: